杜甫很忙,很忙,太累了,休息下

杜甫很忙,很忙,太累了,休息下

听到女人怀孕后的N种反应

  第一种表情:

  女:我们家要多一个人了。

  男:谁要来?

  女:……

  男:谁嘛?

  女:傻瓜。

  男:你有了?哈哈,我要做爸爸了(狂喜,随即抱起女转)。

  女:小心,嘻嘻。

  男(一脸傻样):哦,对,对对!小心我们的宝宝(好像对自己精子成活比较意外)。

  以上情节一般只出现在电影或电视剧里。

  第二种表情:

  情人:我有了。

  某大款:小李是不是最近经常来,老实说,要不我让你喝西北风,NND,你不知道老子N多年前就做了绝育手术吗?(一耳光甩过去)

  第三种表情:

  女:我有了。

  男:不是吧?我们不是每次都有穿雨衣?

  女:不是啊,前几天晚上你喝多了没有穿雨衣就和我那个了。

  男:啊!你为什么不制止我?为什么?你不知道这样很严重的吗?我还不想结婚呢,你这么年轻,难道就想这么快走进婚姻的坟墓?

  不行,拿掉,乖。我会更爱你的!——一负心汉说。

  第四种表情:

  女下属:我有了。

  某领导:啊?我的?

  女下属:不是你的是谁的?

  某领导:这样不行啊,这样会对和谐社会造成不良的影响,破坏精神文明建设,违反计划生育,使你我两个家庭破裂,不利于安定团

  结。你还是一名有觉悟的同志嘛,要以大局为重,不要辜负组织对你这么多年的培养。这样,我让李大姐陪你去医院做人流,休息几

  天。XX科还缺个副科长,下个星期你去上任。我对你的期望还是很高的嘛!

  第五种表情:

  女;我有了?

  男:什么?不是吧,你怎么可以这么不小心?你还怎么上班坐台?怎么接客?你是不是疯啦?连我你都养不活。怎么还能养多一个?

  你想饿死我是不是?给你气死了,我容易吗我?——一软饭男语。

  第六种表情:

  女:我有了?

  男:真的!

  女:怎么办?我爹会打死我的。

  男:怕个鸟,走,去你家,我看现在你爹还敢不敢要8万礼金!嘿嘿!

  第七种表情:

  女:我有了?

  男:我的?

  女:不知道。有可能是你,也有可能是XX、或是XX、还是XX,我也搞不清楚。

  男:靠,生下来去做DNA。——一对超开放的夫妻。

  第八种表情:

  三流女星:我有了。

  某导演:操,怎么会?做掉吧。

  三流女星:可以,不过这部片的女主角要我来演。

  某导演:这样不妥吧?

  三流女星:随你的便,反正现在我已录了像,找个娱记一炒,我也还怕不出名?(拿起手机)XX八卦报吗?我有料有爆,我和某导演

  不得不说的故事你们感兴趣吗?

  某导演(抢过手机):不就是个女主角吗?明天去试镜。

  第九种表情:

  女:我有了?

  国内某球星:不是吧,这生活怎么过,你不知道我们踢足球的待遇比民工还差吗?

  第十种表情:

  小秘:我有了?

  某老板:不是吧?不能给我老婆知道。

  小秘:怎么办?

  某老板:明天一起去XX花园看楼,买一套,你就安心住下。你放心,只要你安份,我会负责到底的,适当的时候给你们母子一个名份。

  第十一种表情:

  早上,老婆来到床边拿着试孕纸:看。

  本人:什么?

  老婆:有了。

  本人:哦,早就该有了。(继续睡觉)TMD终于不用戒酒了,今晚哥几个好好喝几杯庆祝一下。
 

在中国使用频率最高的一些字

在中国使用频率最高的一些字

病床边的悼念

杰克刚动过大手术,麻醉剂效力逐渐消失,醒过来时,赫然看见两个陌生妇人,双手抱膝,坐在他的床脚的摇椅上。“对不起,”杰克说,“你们一定找错房间了。”较年轻的妇人转过身来对他说:“别害怕,我们决不会骚扰你。去年今日,我父亲在这张床上去世。妈妈和我只想在这里坐一会,追悼亲爱的爸爸。”

原来电脑的光驱还有这样的用处

原来电脑的光驱还有这样的用处

饱以老拳

杰姆参加同学会时,带着一只青肿的眼睛走进来,大伙儿好奇地问::“发生什么事?”

“上午我穿长裤的时候,裤子上的一个钮扣掉了,你们知道我是个单身汉,家里根本没有针线,于是我就到隔壁请雷太太帮忙……”

“一定是她以为你要轻薄她,所以给了你一拳。”

“不!雷太太心地很好,她马上拿出针线帮我缝补,但就在她弯下身子准备咬线头时,雷先生突然回来了……”

这一看就是一家人

这一看就是一家人

后面的大叔这是闹哪样?

后面的大叔这是闹哪样?

此河段常年招生,请远离

此河段常年招生,请远离

你特么在逗我

你特么在逗我

传说中的烟花烫?梨花头?

传说中的烟花烫?梨花头?

好猥琐的大爷

好猥琐的大爷

主淫,我下面是两个什么东东?

主淫,我下面是两个什么东东?

力量悬殊

力量悬殊

旧的老婆

前段时间身份证丢了跟老公去补办,期间我上厕所出来,见老公和一女人说话,
等我过去那女人就走了。 我问老公那女人是谁,答:“我旧的老婆”我火了,
大吼道:你还有个旧的?凭他怎么解释也不理。 突然看那女的过来很面熟,
是舅妈,恍然大悟。对老公吼道:“你说舅妈不行,还舅的老婆!”